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对冲基金大反转
2021-01-11 06:39:57   来源/作者:中国基金报 姚 波   评论:0


  对冲基金在2020年不仅取得了10多年来最好的业绩表现,同时也迎来了首尾差距分化最大的一年,不少原有趋势被打断。其中最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近年受到追捧的量化产品,普遍不如传统的选股策略。

  主要依靠人为判断的对冲基金,业绩回报堪称数十年来最好,剧烈波动的市场为一些宠儿提供了丰厚的收益,不少多空策略的对冲基金在2020年表现远超大盘。相应的,量化基金似乎在2020年遇到了麻烦。

  尽管这些基金发展势头越来越强,年复一年地吞噬原属于主动管理的资产,但在2020年,量化策略不但没赚到钱,甚至也没能保护投资者免受亏损。量化投资所依赖的算法似乎手足无措,在剧烈的市场回撤和反弹面前,没有能效预测新冠疫情的影响,也不能在各国央行祭出刺激政策后及时调整应对。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仿佛在告诉投资者:当遇到百年一遇的危机时,最好还是留给人类而非电脑程序去做投资判断。 

  老牌量化基金缩水八成

  元盛集团(Winton Group)曾是全球最大、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但在艰难的2020年,糟糕的回报导致客户撤资加速,资产规模大幅缩水,一年之内减少了约125亿美元。过去5年,该集团资产缩水近80%。

  该公司是新冠疫情危机中伤亡最严重的对冲基金之一,其旗舰基金在危机爆发前的10年经常实现两位数的收益,但2020年亏损约20.5%,是迄今为止有记录以来最糟糕的一年。

  1997年,亿万富翁科学家、量化投资先驱戴维·哈丁创立了这家公司。但去年在新冠疫情的肆虐之下,哈丁自已曾指出,一切可能出错的地方似乎都已经出错。其多元化期货基金下跌16%,好在其6.5亿美元的中国基金上涨25%,3亿美元的趋势基金上涨7.4%。哈丁称投资业绩“令人失望”,资产规模下跌“较大”,但他表示,基金的亏损与公司承受的风险成正比。 

  元盛最近的亏损与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命运形成了鲜明对比。 公司旗下旗舰基金当年的回报率约为21%。2011年,全球对冲基金投资的每8美元中,就有1美元流入该公司的对冲基金。2016年初,该公司被评为全球第七大对冲基金。媒体解读其最新的投资者报告发现,元盛2020年前9个月的亏损来自股票和外汇投资;同时还在宏观基本面投资上亏损。市场大幅波动,不止让元盛这样最老练的量化基金蒙受损失,还包括文艺复兴科技和Two Sigma等巨头。 

  过去的灵感追不上市场

  在量化投资甚嚣尘上之时,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选股已经过时,未来是指数、量化基金和黑箱投资的世界,量化领域是一场军备竞赛,未来不属于主动管理。不过,如今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这种说法是否真的有效,或许还要再延后一段时间才能判断。

  许多量化基金往往需要依据历史情景做出投资决定,它们在2020年新冠疫情袭来时显得手足无措。人类交易员往能在2至3月风险资产被抛售时做出迅速反应,也能在央行和政府刺激措施推出后快速加仓。相比之下,许多量化基金在市场飙升时,反而还削减了对股市的敞口。 

  事实证明,电脑统计的历史数据所得出的投资框架,一旦遇到不曾出现的市场风险时,就会陷入刻舟求剑的处境。此外,量化投资中所普遍使用的回溯测试,可能挖掘出许多与股票上涨或下跌原因无关的随机信号——它们可能看起来在过去预测了走势,但在实战中尤其是波动加剧的市场却一点用都没有。

  值得注意的是,量化基金表现滞后,主要还是在成熟的发达市场,一是机构主导的市场竞争更为充分;二是市场变化走势更为极端,美国疫情严重程度为全球之首,所导致市场的波动幅度大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较,中国疫情控制得当,市场率先反弹且走势相对平稳,加上量化投资规模较小且市场效率较低,量化基金的生存空间更大。

  量化在线平台鼻祖关门谢客

  2020年,量化投资中值得纪念的另一件事是,最早的在线量化平台关门谢客。Quantopian是全球最早的量化投资平台。任何人只要对投资有想法,通过简单的编程语言,就可以在这家平台上发布其量化投资策略,如果有幸被选中,就可以将策略纳入该平台运行的对冲基金,并从投资回报的利润中提成。

  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有着30多万用户,但在2020年10月底,该公司宣布关闭平台,公司创始人及部分员工将转去在线券商罗宾侠工作。

  Quantopian最初的想法就是通过开放式的平台,来挖掘互联网上有才华的业余玩家,从而打败常春藤毕业的博士大军。Quantopian原本有两种盈利模式,一是向其他金融公司销售其在线平台的企业版来赚钱。但这条路走得并不顺畅。此外就是通过定期纳入平台上优秀的量化策略,加入其独立运营的对冲基金来获利。该对冲基金自从2017年开始独立运营以来,业绩表现并不理想,不久后首席投资官就离开公司,并在2020年初停止交易,疫情导致的市场波动,或许是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

  外界分析认为,所谓采用众包投资失败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回测平台的推广和数据的普及,对某种策略进行回测也越来越容易,投资者所挖掘的量化策略往往只是一种市场噪音。

  选股成功押宝疫苗股

  与量化颓势正好相反的是,部分主动管理基金过去一年业绩增长强劲,且开始限制基金规模。全球最大的宏观对冲基金之一Element Capital近日计划向客户返还约20亿美元现金。 

  这只受到资金追捧的宏观对冲基金,在2020年几个关键时刻成功判断了股市方向,充分展现了人类智慧的判断力。Element在2020年3月23日,即标普500指数去年触底时致信客户称,考虑到后续政府会采取大量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股票市场已颇具吸引力。 

  该基金还先见之明地押注于新冠疫苗的有效性。2020年10月26日,该基金致信客户,预测BioNTech辉瑞的疫苗将以75%至90%的效力令投资者震惊。 两周后,这两家制药公司宣布疫苗的有效性已超过90%,这一利好消息带动股市大幅上涨。此外,欧洲股市在9月份遭遇抛售之际,该基金还通过做空获利。

  Element总部位于纽约,由亿万富翁杰弗里·塔尔平斯创立,管理着180亿美元资产。该公司近日致信投资者称,计划在2021年早些时候返还资金,因为公司希望把重点放在业绩上,而不是壮大规模。这将是该公司在1年多来第二次返还资金,此前该公司在2019年底返还了约36亿美元。 

  该基金已成为抵御疫情的对冲基金赢家之一,在2020年市场上涨18.8%。这种在特定的时间点上准确做出判断并立即行动的能力,是过度依赖数据和规则的系统投资和量化基金所缺乏的。

  选股回归的另一信号之一来自著名的选股大师马丁·泰勒。5年前退休时,他指责量化分析师,称算法驱动的投资与基本面研究为导向的投资不兼容。 2019年,泰勒成立了欧洲最大的一家对冲基金以重返市场,并在2020年取得了48%的收益。随着股市从3月份低点大幅反弹,包括老虎环球、Coatue和D1资本等多空投资策略回报率均超过了35%。

  市场的动荡,反而更加激发了想在“乱世淘金”的交易员的热情。2020年,有58位基金经理成立了新的对冲基金公司,创下6年来之最,一些最成功的公司募资额超过10亿美元。其中3只最大的新成立基金,均为主动选股类策略。

  选股回报差异仍非常明显

  根据对冲基金研究公司管理的HFRI基金加权综合指数,2020年,对冲基金创造了10年来最好的回报——11.6%。从策略上看,截至2020年12月31日,HFRI多空股票指数的回报率最高,为17.5%,紧随其后的是HFRI事件驱动指数,为9.3%;HFRI宏观指数5.2%,HFRI相对投资策略指数为3.3%。

  总体而言,对冲基金行业的回报整体滞后于大盘指数,2020年,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为16%,高于对冲基金回报近5个百分点。而且,主动选股策略上涨并非是普遍现象,也有很多选股不良的老牌基金退出市场,兰斯道恩合伙公司关闭了旗下主要对冲基金,不再从事卖空交易;斯隆·鲁滨逊关闭了从事逾25年交易的对冲基金。 

  对冲基金2020年的业绩首尾表现差异,创下历史纪录。研究机构PivotalPath所衡量的对冲基金业绩分布差值,在2020年创下历史新高。事实上自2009年以来,对冲基金回报的首尾差异相当狭窄,平均收益也不高,显然是新冠疫情推高了这一差值。

  行业的平均表现乏力之下,仍有不少基金成功押注商品交易等涨势强劲的资产类别。安杜兰的石油对冲基金在去年早些时候通过做空交易获利154%。2020年,韦斯特贝克能源机会基金大涨84%,兰斯道恩能源动力基金上涨35%。

  事件驱动和宏观策略有不少基金的回报不错。多策略的千禧年基金2020年上涨25.8%,创下2000年以来的最大涨幅。布勒旺·霍华德正从多年的平庸回报和资产大幅缩水中复苏,该公司自近20年前成立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年里,旗下表现最好对冲基金的收益高达99%。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充满挑战的一年里,值得投资者高兴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人类智慧往往在关键时刻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2020年很好地凸显了人类智慧判断的优点,尤其是相对量化投资所具有的灵活性和主动性。
 

上一篇:2021对冲基金六大趋势
下一篇:2021年量化对冲基金仍具配置价值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