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大奖章基金引来利益输送争议
2020-04-27 05:29:42   来源/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陈 植   评论:0


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全球扩散导致金融市场剧烈动荡,令一向以风险对冲为豪的对冲基金遭遇前所未有的赎回压力。

对冲基金研究机构Hedge Fund Research Inc.(HFR)发布最新报告指出,今年一季度投资者从对冲基金净赎回逾330亿美元,创下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单季赎回规模最高值。

HFR总裁Kenneth Heinz指出,尽管对冲基金拥有较高的风险对冲能力,但疫情扩散所带来的全球经济发展不确定性与极高的资产价格波动性,令投资者风险容忍度降至历史低点,最终酿成了次贷危机以来的最大规模季度资金赎回。

记者注意到,不只是对冲基金,连全球知名债券基金也遭遇极其凶猛的资金撤离潮。

晨星数据显示,仅3月份,全球最大债券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和阿贝特勋爵(Lord Abbett)净赎回额分别达到270亿美元与130亿美元,相当于两家大型债券基金总资产的6.7%与7.6%。与此同时,全球大型资管机构富达(Fidelity)与先锋(Vanguard)也分别遭遇390亿美元与370亿美元的资金赎回。

“这背后,是3月美元荒的溢出效应在发酵。”National Alliance Securities全球投资业务负责人Andrew Brenner向记者分析说。

资金大举外流

在Andrew Brenner看来,一度对冲基金遭遇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单季最大赎回规模,与桥水基金遭遇业绩滑铁卢存在密切关系。

“由于桥水旗下多只旗舰基金产品一季度巨亏18%-20%,令众多投资者意识到对冲基金标榜的风险对冲策略未必能抵御疫情扩散所引发的金融市场剧烈动荡,纷纷选择赎回避险。”他分析说。此外,3月美元荒状况出现,加剧了资金撤离潮——在3月几乎所有资产遭遇剧烈下跌后,越来越多长期投资机构决定从对冲基金赎回资金填补其他投资组合资金缺口,这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期间都不曾出现。

他认为,在一季度撤离的330亿美元资金里,约60%是不满对冲基金糟糕的业绩表现,约40%则是受到美元荒的冲击被迫离场。其结果是众多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变得步履蹒跚——在3月大量资产类别价格大跌后,一些对冲基金看到部分资产估值被低估,却苦于没有足够资金开展投资。

更糟糕的是,在无奈抛售部分优质资产筹资度过3月赎回潮后,不少对冲基金发现其出资人(LP)鉴于疫情持续扩散与实体经济全面衰退而秉持现金为王的策略,打算在下一个申购赎回日继续撤离资金,因此他们非但无法开展新的投资,还得继续抛售资产应对下一轮赎回潮。

相比对冲基金的尴尬处境,全球知名债券基金日子也不好过。今年一季度,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和阿贝特勋爵(Lord Abbett)净赎回额分别高达270亿美元与130亿美元。

一家华尔街大型债券投资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具有避险投资属性的债券基金此次也难逃前所未有的资金赎回潮,主要基于四大原因,一是3月美元荒状况出现,导致大量投资者优先选择从流动性最高的债券基金ETF撤资救急,比如贝莱德(BlackRock)旗下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在一季度出现逾170亿欧元资金外流;二是不少投资者担心各国大量企业破产导致相关企业债面临违约风险,纷纷提前撤离债券基金避险;三是主要经济体央行大幅降息令负利率债券规模日益增加,令他们担心债券基金收益率随之下滑;四是主要经济体在大幅度举债出台刺激经济计划后,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心部分国家将会遭遇新的债务危机,导致相关区域债券出现连锁性大跌。

大奖章基金遇“利益输送”争议

在疫情扩散与金融市场剧烈动荡触发大量对冲基金业绩惨淡之际,市场永远不缺乏“逆行者”。

比如有“量化基金之王”之称的西蒙斯所管理的文艺复兴科技旗下大奖章基金(Medallion)今年以来实现24%净回报,尤其在金融市场剧烈下跌的3月,这只基金逆势获得9.9%投资正收益。

“其实,大奖章基金逆势实现高回报,并不令人意外。”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原因是西蒙斯的量化投资策略别具一格,擅于通过大数据分析另辟蹊径,构建与传统对冲基金截然不同的投资模型与投资逻辑博取高回报,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期间,大奖章基金就凭借“没人看得懂”的投资策略实现80%正回报。

然而,大奖章基金的高回报,却引发投资者不少的争议。一是大奖章基金只向文艺复兴科技员工与极少数老客户开放,二是文艺复兴科技旗下另外两只对外部投资者开放的子基金——文艺复兴机构股票基金(RIEF,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与文艺复兴机构多元阿尔法基金(RIDA,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Diversified Alpha)业绩相当惨淡,其中文艺复兴机构股票基金今年以来亏损约10.4%。

这令不少投资者质疑文艺复兴科技内部存在利益输送——让后两只基金为内部员工认购的大奖章基金高回报“买单”。

一位熟悉文艺复兴科技量化投资策略的华尔街资管机构交易员向记者坦言,事实上,连文艺复兴科技的员工也不知道基金的赚钱逻辑与具体投资策略,因为这家机构没有交易员与分析师,几乎全是不同领域科学家汇聚在一起,通过大数据分析与构建模型寻找不同金融资产的错误定价进行反向套利。因此文艺复兴科技基金旗下三只基金都不会预测股票涨跌,全靠程序化投资模型寻找市场错误定价获利,且各个基金产品程序化投资模型都被赋能AI深度学习能力,导致各自的投资策略不尽相同。

在他看来,大奖章基金高回报之所以遭遇“争议”,很大程度是因为投资者既眼红其高回报,又对其仅为内部员工与少数老客户开放感到不满。
 

上一篇:量化对冲基金可靠“抗跌”逆风启航?
下一篇:欧美对冲基金规模跌破3万亿美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