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华尔街资金重返新兴市场 对冲基金倾向稳健的套利策略
2019-01-10 06:30:28   来源/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陈 植   评论:0


新兴市场春天将至?

近日,包括高盛、瑞银、德意志银行、摩根士丹利等在内的众多投行先后发布报告认为,2019年新兴市场将产生的巨大投资机会,个别投行甚至将新兴市场资产视为大类资产配置的首选。目前,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已重返新兴市场,但它们多是采取防御性操作手法。究其原因,一方面其担心美联储延续当前的鹰派加息步伐,很可能触发资本再度迅速回流欧美金融市场;另外,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政治不确定性也是影响其能否持续“拥抱”新兴市场资产的关键因素之一。(包芳鸣)

 

导读

“很多华尔街投资机构正转而将新兴市场资产视为新的避险港湾。原因是,经历了2018年金融市场动荡与汇率大幅下跌后,不少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估值变得足够低,未来下跌空间有限。”

 

“自2018年10月美股动荡下跌起,基金投资委员会就决定在2019年将新兴市场国家投资占比从此前的6%调高至15%。”美国冲基金经理张刚(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甚至个别投行直接将新兴市场资产视为今年大类资产配置的首选,这无疑会激发大量对冲基金持续加仓新兴市场资产。”

“这无疑会激发大量对冲基金持续加仓新兴市场资产。”他指出。

不过,鉴于去年多个新兴市场国家遭遇货币大幅贬值与经济动荡,张刚所在的对冲基金的实际操作则显得小心谨慎。其设定的两大投资准则,一是稳健投资为主,即将大部分资金投向高信用评级、经济基本面相对稳健增长的新兴市场资产。二是不贪小便宜,若新兴市场国家依然存在高外债规模与高经常项目账户赤字困扰,即便其货币汇率与金融资产被大幅低估,也绝不“触碰”。

“这让我刚避开了一个踩雷风险。”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月8日晚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突然跳水大跌逾2%,原因是土耳其总统不打算会见美国安全特使,令金融市场担心土耳其地缘政治风险再起。所幸的是,按照上述投资准则,他没有加仓土耳其相关资产。

在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看来,不少正在加仓新兴市场资产的华尔街投资机构均采取类似的防御性投资操作。

新的避险投资港湾

据TrimTabs研究机构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美股动荡下跌与美国经济负增长担忧加重的共振下,2018年12月投向美股美债的共同基金资金流出额达到创纪录的1520亿美元。

在Boris Schlossberg看来,这笔撤离美股美债的巨额资金,一部分被机构充作储备资金用于LP份额赎回,一部分则流向估值偏低的黄金资产,再就是流向新兴市场资产。“初步估算,2018年12月以来流向新兴市场的资金约在400亿-500亿美元。”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很多华尔街投资机构正转而将新兴市场资产视为新的避险港湾。原因是,经历了2018年金融市场动荡与汇率大幅下跌后,不少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估值变得足够低,未来下跌空间有限。”Boris Schlossberg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以菲律宾为例,目前菲律宾股市估值较过去5年平均水准低了15%,加之菲律宾央行除了连续加息,还动用逾60亿美元外汇储备干预汇市稳定菲律宾比索汇率,令菲律宾股市不大会遭遇资本流出压力而再度遭遇大幅下跌,加之菲律宾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达到5%,在亚洲地区仅次于印度与印尼,令整个菲律宾金融资产颇具抄底投资价值。

这驱动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早在2018年11月底纷纷抢先抄底菲律宾股票债券。

“甚至有研究机构推荐抄底土耳其里拉与阿根廷比索,因为他们认为2018年这两个新兴市场货币跌幅最大,因此反弹力度也最高。”张刚指出。不过,当前多数对冲基金最青睐的,仍是经济基本面增长相对稳健,信用评级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资产,因为这些国家债券股票波动性相对较低,能避免对冲基金净值出现较大幅度回撤。

宏利资产管理公司宏观战略负责人Frances Donald则认为,除了新兴市场资产避险效应凸显,中国一系列刺激经济增长措施对新兴市场国家能源出口带来的提振效应,也是众多对冲基金决定加仓新兴市场资产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1月4日中国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后,对中国拥有大量能源、铁矿石、农产品出口的巴西雷亚尔、俄罗斯卢布、智利比索分别上涨1.3%、1.6%和1.9%。

“若中国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与积极财政政策能持续增加对原材料的需求,今年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有望恢复较快增长的轨迹,足以吸引更多国际投资机构选择超配当地金融资产。”他表示。

一家美国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则透露,部分投资机构的人民币资产持仓触及单一新兴市场国家资产投资比重上限后,转而加仓向中国出口大量原材料的新兴市场国家债券股票,以此押注中国经济增长红利获取更高回报。

另类的套利算盘

此番华尔街大量资金重返新兴市场,还隐藏着另类的套利算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将加仓新兴市场资产,作为押注今年美联储加息步伐明显放缓的重要筹码。究其原因,美联储加息放缓将很大程度缓解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压力,令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得到较大的反弹动能。

目前,这种套利策略收效不错。在上周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将倾听市场担忧,暗示可能放缓加息步伐后,新兴市场货币迅速迎来一波明显的反弹潮,其中土耳其里拉和南非兰特分别上涨2.7%和2.5%。

“这更多是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的杰作,通过短期炒作博取高回报便离场。”张刚指出。多数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则比较倾向采取相对稳健的套利策略——即借助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分化,套取更可观的无风险利差收益。

具体而言,尽管美联储趋于放缓加息步伐,但不少新兴市场国家鉴于担心资本流出与通胀回升压力,依然会延续此前偏紧的货币政策,由此造成这些国家国债收益率与美债之间的利差进一步扩大,被对冲基金加以利用,进而扩大新兴市场投资收益。

2018年12月中旬以来,受印度、印尼央行依然延续偏紧货币政策影响,这两个国家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迎来新一轮上涨,截至1月9日19时,印度与印尼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从7.21%与7.83%,上涨至7.456%与7.96%,鉴于同期10年期美债收益率大跌60个基点(至2.73%),导致印度、印尼国债相比美债的利差优势分别扩大至472个基点与523个基点。

“这意味着过去一个月对冲基金以美债为抵押借入大量美元资金,兑换成印度卢比与印尼盾再投资这两个国家国债,在扣除相应质押融资手续费与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后,其利差收益增加了约80个基点。”他指出。

不过,要让这笔套利收益稳稳落袋,并非易事。印度与印尼两国面临新的大选,导致政治不确定性上升,将对境外资金投资热情构成新的影响。

“相比今年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大选所衍生的政治不确定性,我反而最担心今年美股一旦持续大跌,势必引发多数对冲基金只能从新兴市场回流大量资金弥补杠杆投资组合亏损造成的保证金缺口,令新兴市场国家遭遇资金大进大出与金融资产剧烈波动等状况,不利于我们投资策略顺利施展。”张刚直言。
 

上一篇:美国政府“停摆”经济数据缺失 对冲基金投资“裸奔”
下一篇:人民币汇率创近半年新高 银行与对冲基金当急先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