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第二季来临 对冲基金虎视眈眈
2018-09-07 06:26:16   来源/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陈 植   评论:0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第二季

继土耳其危机爆发以来,随着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不断刷新低点,新兴市场的经济危机问题再次引发关注,本国经济状况的恶化让它们沦为金融大鳄们的沽空猎物。股票,222天。外汇,155天。国债,240天。这是彭博社统计的今年新兴市场动荡延续的时间,时间之长,连最坚定的空头都没有预料到。当前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之所以成为全球对冲基金最热衷的三大沽空货币,主要原因也是他们存在着共同的经济问题——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且外债居高不下。而IMF的救助并不总是有效,而且其协助能力也可能受到多个并发危机的制约。(林虹)

 

导读

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与阿根廷、土耳其相似,都存在贸易逆差与经常账户赤字持续扩大、外债居高不下等经济问题,在当前美联储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利好美元的双重压力下,它们很容易沦为对冲基金大举沽空的新目标。

 

继阿根廷与土耳其深陷货币危机之后,这场新兴市场货币沽空潮正迅速蔓延到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身上。

截至9月6日21时,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触及71.92,盘中创下历史新低72.16;印尼盾兑美元一度触及过去20年以来的低位14940;南非兰特则徘徊在过去两年以来最低点15.68附近……

“其实,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与阿根廷、土耳其相似,都存在贸易逆差与经常账户赤字持续扩大、外债居高不下等经济问题,在当前美联储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利好美元的双重压力下,它们很容易沦为对冲基金大举沽空的新目标。”9月6日,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在他看来,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之所以沦为新沽空对象,也与这些国家经济状况恶化息息相关。比如南非GDP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下滑,自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首次陷入技术性衰退,吸引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押注南非兰特成为下一个身陷货币危机的新兴市场国家。

麦格理银行新兴市场外汇分析师Viktor Shvets向记者坦言,这导致全球资金不敢贸然抄底这些国家的金融资产,即便此前印尼、印度、南非央行频频通过加息与汇市干预措施力挺本国货币汇率。

9月5日,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8月份流入新兴市场股市的资金达到71亿美元,其中58亿美元资金流向中国股市,占比高达81.7%。这意味着8月全球资金流向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总额仅有13亿美元,较7月份137亿美元流入额骤降逾90%。

Kelvin Wong认为,上述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要摆脱当前持续大跌的窘境,得看11月美国中期选举的“脸色”——若美国民主党能在中期选举中获胜,无疑将对特朗普的高关税贸易战政策构成一定的制约,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得以扩大出口增加外汇收入并刺激经济增长,货币汇率才能真正意义上迈入企稳反弹轨道。

对冲基金的新沽空算盘

在德国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Esther Maria Reichelt看来,当前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之所以成为全球对冲基金最热衷的三大沽空货币,主要原因是他们存在着共同的经济问题——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且外债居高不下。

“严格意义而言,印度、南非、印尼这三个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基本面与土耳其、阿根廷没有任何可比性,但对冲基金似乎已从土耳其里拉崩盘中尝到了甜头,执意认定在美元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加剧的情况下,存在贸易赤字、经常账户逆差、巨额外债的新兴市场国家都难逃货币危机。”Esther Maria Reichelt直言。

Kelvin Wong对此表示,当前最容易重蹈土耳其里拉覆辙的,很可能是南非兰特。究其原因,除了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南非8月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从7月份的49.3跌至47.2,创下2016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加之GDP陷入技术性衰退,令越来越多对冲基金“相信”它将成为下一个“阿根廷”或“土耳其”。

记者注意到,由于宏观经济发展不景气,9月6日南非国债隐含违约几率骤升至15%,创下2016年11月以来的最高值。

“不过,更多对冲基金对沽空印度卢比更感兴趣。”瑞信驻伦敦策略师 Kasper Bartholdy向记者透露。尽管印度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8.2%,创下过去两年以来最高点,但对冲基金界依然认为印度政府解决经济问题的方式,反而让印度经济进一步深陷泥潭。

具体而言,由于油价上涨与进口飙升,7月印度贸易逆差创下2013年5月以来的最高值,至180.2亿美元,令市场普遍预期印度国际收支赤字将持续高于预期。

与此同时,印度短期债务近2200亿美元,相当于当前印度外汇储备4030亿美元的约55%。若印度央行执意动用数百亿美元干预汇市稳定汇率,势必导致外债兑付违约压力进一步飙升。

Kasper Bartholdy表示,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正押注新兴市场国家外债兑付违约风险骤增。鉴于印度难以吸引足够的外资流入弥补经常账户赤字(只能被动消耗外汇储备),因此对冲基金转变策略,一方面先通过沽空印度卢比,迫使印度央行加大外汇干预力度与外汇储备消耗幅度,等到印度央行无力干预且外债兑付违约风险发酵时,再采取致命一击迫使印度卢比大跌锁定巨额沽空收益。

在他看来,为了营造沽空氛围,这些对冲基金还热衷炒作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贸易逆差持续扩大等题材,营造股债汇三杀的景象。

追踪约800家新兴市场最大企业股票的FTSE新兴市场指数进入技术性熊市,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跌至过去16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如此长时间的股债汇三杀,正演变为一场新兴市场的投资信心危机。”Kasper Bartholdy直言,其结果是越来越多海外资金从新兴市场国家撤离,对冲基金伺机实施沽空打击。

海外资金逃离新兴市场

Global Securities宏观经济分析主管Sertan Kargin表示,当前对冲基金的上述算盘正初见成效。

“9月以来,买涨美元美股俨然成为金融市场最热衷的避险交易之一。”他向记者表示。由于大量投资新兴市场的海外机构资金纷纷涌入美元美股避险,美元指数得以无视特朗普的“打压”,回到95附近盘整;美国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市盈率更是达到33.29%,刷新历史高点。

在他看来,这些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转投美股美元避险,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他们担心越来越多高外债、高通胀、经常项目高赤字的新兴市场国家将重蹈里拉崩盘覆辙,不得不提前撤离风险资产自保;另一方面近期新兴市场遭遇股债汇三杀,也令他们的抄底行为变得格外谨慎,尤其当新兴市场股票债券货币长期下跌令他们的套保策略出现亏损,只能选择止损离场。

不过,随着美股市盈率持续刷新历史新高,高盛、花旗、德银纷纷警告美股正面临高估值风险。

高盛发布最新报告显示,通过对美股牛/熊市风险指标重新进行分析,当前美股熊市风险较一年前高出近10%,远超2000年和2007年美股崩盘前的水平。

“但是,这未必会改变海外资金从新兴市场撤离,转投美股美元避险的大趋势。”Kelvin Wong透露。一方面美股赚钱效应犹在,势必吸引越来越多海外机构资金趋利避害,远离新兴市场风险资产而转投收益相对稳定的美股美元资产;另一方面就经济基本面而言,南非、印尼等新兴市场非常依赖出口赚取外汇并刺激经济增长,如今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导致它们出口备受打击,令对冲基金押注它们货币大幅贬值的胜算倍增。只要这种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局面没有得到扭转,海外资金难以对抄底新兴市场货币感兴趣。
 

上一篇:对冲基金开启避险投资模式
下一篇:对冲基金应急美股大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