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全球对冲精英专辑:亚洲趋势发现者
2015-03-21 09:47:49   来源/作者:雪球   评论:0


2008年,Dymon 亚洲宏观基金(Dymon Asia Macro Fund)坐拥1.13亿美元,当丹尼·杨(Danny Yong)最初建立这只基金时,拥有亿万家产的保罗·都铎·琼斯 (Paul Tudor Jone)的对冲基金是他们第一家外部投资人。
 
6年后,杨一夜暴富,使得他的资产涨至35亿美元,并创造出了亚洲市场对冲基金中收益排名第二的基金。
 
在新加坡总部,Dymon 亚洲宏观基金2014年前十月的收益率达17%。在亚洲彭博市场年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基金排名中,它仅次于收益率32.3%的 Quantedge Global 基金。
 
Dymon 基金在世界范围内也可以称得上是名列前茅的。即使面对外汇、利率、证券和大宗商品市场利益不景气的年份里,它还是跻身到了第十大基金。
 
大多数亚洲基金经理人还在纠结于如何持续获得利润,市场还是相对于美国和欧洲缺少流动性,同时也缺少足够的有天赋的专业人士来经营这些基金。
 
43岁的杨,在简历上有着包括高盛集团的工作经验,18年的亚洲证券交易经验。据一名业内人士透露,Dymon 亚洲宏观基金自2008年8月到2014年10月间共得82.1%的回报。即使是作为对宏观对冲基金起到大宗商品交易指导作用的 HFRX Macro/CTA 指数,在交易期货和远期大宗商品合约、金融资产和外汇上也下降了将近16%。
 
Dymon 基金仅在2008年头五个月有过损失。在2011年,Dymon 亚洲宏观基金跻身10亿美元及亚洲基金收益率榜首,扣除各项费用后收益率依旧超过20%。
 
“Dymon 基金几年来建立了有力的风险管理系统,”斯蒂芬·皮佐(Stephane Pizzo)说。皮佐管理着位于新加坡的主营对冲基金的 Lotus PeakCapital 合作公司,“在市场平静时这可以控制他们的亏损,当波动来临时,他们也可以全力以赴。”
 
大卫·陈(David Chan)说,Dymon 亚洲宏观基金在2014年前半年借着主流市场活动的优势,购入廉价期权并从其在未来几个月中预期所实现的成果中获利。陈是 Dymon 亚洲宏观基金(新加坡)首席执行官,管理着超过44亿美元的资产,其中就包括宏观基金。
 
其中最获利的一项投资便是人民币。四个月中,中国在境外交易的人民币兑美元下降了3个百分点。杨说,他期待着人民币可以反弹,并在年底回到它开始时的价值。Dymon 买入看涨期权,使得他在某一特殊阶段有权力执行某一特定价格来买入人民币。自4月到10月底以来,境外交易货币已经上涨了2个百分点。
 
“自从全球金融危机开始,市场周期已经缩短,趋势变得经常十分散乱并有违规律,使得长期持有变得很困难。”杨说。他担任着 Dymon Asia Capital 首席投资员。“使用期权使我们可以构建交易使得风险报酬提高,当我们对市场预期正确时,还可以获得巨大的回报。”
 
美联储表示,对冲基金是2014年度最值得期待的交易催化剂。美国中央银行在10月下旬表示,将停止资产购入以支撑其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联邦购买曾被设计用来刺激经济发展和投资者的信心。
 
不像一些赌定长期国库券价格会最终下跌的人,杨希望通过增长中的美国经济来获利,他认为长期来看美元会打败日元。这个策略有两个好处:这可以使得 Dymon 基金的投资者,在如2009年10月15日美国长期国库券单日最大下跌这类情况中获得保护,那次下跌在接下里的几天中都在反复着。它还可以使得 Dymon 从额外的刺激和津贴改革中获利。杨说,他还期待着日元会贬值更多。
 
回到2014年1月,杨说,Dymon 基金预言第二季度增长数据发布后,日本还会扩大刺激计划。日本正在遭受年6.8%的经济萎缩,这使得 Dymon 深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的消费税增长,会比预期对经济的打击更严重。
 
Dymon 增大了它在日元身上的赌注,坐实了日本经济正在失去势头。从8月13日第二季度 GDP 数字发布的第二天,直到10月31日,美元上涨9.7%。10月下旬,在日本央行决定扩大刺激后,直到12月4日,增加了6.6%的收益。11月17日,日本宣布第三季度经济萧条。
 
杨在他职业生涯的20年中,辗转经历了很多亚洲市场大动荡。在1997年区域金融危机前几个月,他曾加入摩根大通公司作为一个亚洲金融衍生品和固定收益部门的交易员。2000年他跳槽到香港的高盛集团金融衍生品交易部门,并在日本高盛工作了将近两年半的时间。2005年,Citadel雇佣他在香港为芝加哥总部建立起亚洲货币、汇率、相对价值及宏观交易部门。
 
建立 Dymon 基金之后,杨转而雇佣了把他招进高盛集团并任命他为经理的陈,并于2012年任命陈为 Dymon Asia Caital 的 CEO。同年,杨敲定了前SAC Capital Advisors的亚太地区领导人杰·罗(Jay Luo)作为 Dymon 基金的主席。后来,陈把公司宏观投资队伍扩展了2倍。
 
在2014年年底,罗表示,Dymon 两年来将第一次决定重新对投资者开放宏观基金。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5月选举和10月宣誓就职的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为亚洲关注的宏观基金提供了更多机会。“我们相信宏观世界会继续给出更多机会,在与日本和欧洲的经济低迷、通缩,中国金融自由化,和印度及印度尼西亚领导人的改革。”陈说。(Bloomberg,作者:Bei Hu,Tomoko Yamazaki)
 
阿尔法工场实习编辑 王卡卡 译

上一篇:阿尔法——对冲基金的追求
下一篇:CFTC数据显示 对冲基金看淡黄金原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