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逃亡的做空者:国际对冲基金分析师变嫌疑犯
2013-11-05 07:55:40   来源/作者:证券市场周刊 赵静 李德林   评论:0

魏海章的人生就像一部好莱坞大片。两年里,他从一名国际对冲基金的分析师,变成了一个被中国警方监视居住的嫌疑犯。

  10月16日下午,《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接到了一个男子的越洋电话。这个自称为魏海章的男子,讲述了一个犹如好莱坞大片一般的逃亡故事。
 
  魏海章正是著名的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希尔威”,股票代码TSX&NYSE:SVM)——一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加拿大矿业公司股票做空案的主角之一。另一主角黄崑于此前的9月10日站到了河南省洛宁县人民法院的法庭之上,被指控涉嫌损害希尔威商业信誉罪和非法使用窃照罪。截至目前,该案尚未宣判。
 
  事情起源于2011年8月29日,一封长达87页的匿名报告寄到美国证监会(SEC)、加拿大BC省证监会和希尔威,声称希尔威“可能存在高达13亿美元的会计欺诈”。这份报告同时被寄给了相关媒体,引发了希尔威股价的大跌。
 
  2011年9月13日,另一份质疑希尔威矿山储量及矿石品位的报告出现在名为AL(Alfred Little )的网站上,再次引发希尔威股价下跌。此份报告的撰写人为加拿大EOS对冲基金(EOS Holdings LLC)的创始人约翰•卡恩斯(Jon R.Carnes),他亲自撰写了四篇质疑希尔威的文章发表在AL网站上。加之还有其他署名与不署名的投资者参与质疑希尔威之后,希尔威的股价在前后这一段时间里再次出现了大幅波动。
 
  为了应对做空者,希尔威曾向美国联邦调查局、加拿大皇家骑警、SEC、美国证券交易监管协会、加拿大BC省证监会以及中国有关执法机构报案。过去的两年,希尔威一直试图用诉讼的方式来对付做空者。
 
  不过现在看来有点徒劳无功,因为纽约高等法院驳回了希尔威的指控,希尔威上诉后再次被驳回。在此期间,加拿大皇家骑警也撤销了希尔威对EOS对冲基金和黄崑的立案调查。现在唯一还在进行的诉讼只有洛阳检察院对黄崑的起诉。
 
  这起牵涉多国证券监管机构及司法机构的案件,因魏海章的秘密离境才将诸多不为人知的真相公之于众。
 
  环球逃亡
 
  魏海章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采取全球逃亡的方式离开中国。
 
  这两年对于魏海章来说,他的人生就像一场好莱坞大片一样。两年的时间里,他从一名对冲基金的股票分析师,变成了一个被警方取保候审的嫌疑犯,当洛阳警方要求他以证人身份指控他曾经的同事黄崑涉嫌损害希尔威的商业信誉罪时,魏海章决定冒险离开中国。
 
  2011年,一份匿名报告的发布引发了希尔威股价的暴跌。随后,希尔威在美国、中国进行起诉并报警,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黄崑被中国警方拘捕。 魏海章同《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进行国际连线时说,自己于2013年4月在被洛阳警方监视居住的情况下,仍然继续假装配合警方的工作,但同时他又来到自己住所所在地公安局,谎称自己护照丢了。由于不清楚洛阳警方侦办希尔威案件的状况,当地公安局帮魏海章办理了加急护照。
 
  2013年5月4日,魏海章拿到新的护照,5月5日申请了柬埔寨的电子签证,5月6日他离开中国,飞到了柬埔寨。
 
  在与记者通电话之时,魏海章对自己的海外逃亡还相当后怕。在飞机落地柬埔寨后,为防止洛阳警方可能的追踪,魏海章又从柬埔寨飞往泰国。到了泰国,魏海章担心乘坐需要身份登记的交通工具被查获,又从泰国包车走陆路口岸抵达马来西亚。
 
  到了马来西亚的魏海章惊魂未定,又从马来西亚飞到印度尼西亚,再辗转到达新加坡。在新加坡休息几日后,还是感觉不安全,像环球旅行一样,又继续飞往非洲。魏海章说,他经过毛里求斯,在获得英国的签证后,历时四个多月才于2013年9月抵达伦敦。
 
  魏海章的最终目的地不是伦敦,因为他于2012年12月已将妻子送到加拿大,EOS对冲基金的总部就在加拿大。魏海章告诉记者,前往加拿大的签证还没有下来,他正在伦敦等待加拿大方面的签证。魏海章对前往加拿大已经迫不及待,自从2012年底,他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妻子,他说他非常想念妻子。
 
  记者了解到,魏海章在获得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期间,洛阳警方要求魏海章不得擅自离开所居住的市、县,在警方传讯时必须及时到案,更不能以任何形式干扰证人作证、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魏海章说,若家人还在国内,自己还是有顾虑的,根本不敢有逃亡的行动,在送走妻子后,自己没有顾虑了。
 
  魏海章在跟记者连线的时候说,自己出境后不久,就接到岳父家的信息,有警察去了家里,要求其岳父让魏海章尽快回国。魏海章告诉记者,他以妻子要在国外生孩子为由,称需要有家人在国外陪护而拒绝回国。
 
  逃亡之路是痛苦的。魏海章说,他在海外接到了警察的电话,在得知魏海章拒绝回国后,警察对他说,不允许他给外国媒体说任何事情,不然等他一回国就会被抓,或者他有可能这辈子也不能回中国了。魏海章对于这两年命运的捉弄感到很无奈,他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却有可能永远不能回国。
 
  同魏海章有过深入交流的人告诉记者,此人智商极高,相当聪明。魏海章告诉记者,作为黄在中国的拍档,洛阳警方希望他能够作为污点证人,以证人的身份出现在审判黄的法庭上。可从中国逃往伦敦后,魏海章在一份寄至洛阳当地法院的书面陈述中写道:“我深信黄是无辜的。”
 
  魏海章提供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他承认照片和视频是其被警方询问期间拍摄的。而这些照片和视频显示了数张抬头为希尔威下属公司的发票,却出现在了对他进行询问的警察的办公桌上。黄的父亲告诉记者,记者获得的视频及照片的部分内容曾经出现在审判黄的法庭上。
 
  照片与视频一直存在争议。黄的父亲说,在审理黄的法庭上,黄一方当庭与当事警官冯艺进行对质,但冯艺却完全否认了魏海章录音、录像中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魏海章告诉记者,洛阳警方不知道他手里到底还有哪些材料。
 
  公开潜伏
 
  魏海章和黄都是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他们曾经都参与了实地调查希尔威下属子公司河南发恩德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发恩德”)矿区的实际产量和矿石品位的情况,且在后者报警后都被洛阳警方逮捕。与黄不同的是,魏海章是中国公民,而黄崑是加拿大公民。
 
  记者获得材料显示,洛阳警方于2011年12月20日逮捕了魏海章,在他承诺与警方合作并支付了约16000美元(约合人民币98000元)后才将其释放,警方对这笔款项开具了名为“归还非法所得”的收据。
 
  魏海章告诉记者,自己被捕后,通过谎称愿意与冯艺等洛阳警察进行合作而避免了监禁。记者获得资料表明,冯艺警官是希尔威对冲基金做空案的主要侦办人。2011年12月20日至2012年12月20日,洛阳警方给魏海章办理了取保候审,又在取保候审结束当日又给其办理了监视居住。
 
  取保候审阶段,洛阳警方对做空希尔威的调查并没有结束。魏海章在同记者电话连线时透露,在被取保候审的阶段中,洛阳警方试图让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在事先写好的供词上签字,供词声称,他们用来进行虚假化学检测的并非是希尔威的矿石,而是路边的石头。黄崑则拒绝在这份虚假供述的文件上签字。
 
  黄崑的父亲一开始并不清楚自己的儿子被警方逮捕,最终还是通过EOS对冲基金的创始人卡恩斯了解到黄的信息。黄崑的父亲告诉记者,黄崑因拒不认罪被抓进看守所。魏海章告诉记者,黄崑再次被抓后,自己就明白此时他是唯一能够接近洛阳警方的人了,他只有通过接近警方,才能收集更多能让黄崑脱罪的证据。
 
  在取保候审阶段,魏海章说自己作为中国公民,不可能得到外国政府的帮助,为了使洛阳警方相信了自己将会做出对同事不利的证词,放松对他的监管,他在警方准备好的供词上签了字。魏海章逃往伦敦后,现在他才敢说出真相,称在洛阳警方的那些供词是虚假的,都是警方写好的,而自己是被迫签署的。
 
  在魏海章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积极配合洛阳警方的工作。魏海章告诉记者,警方对他的监管和态度也比较宽松,只是按照办案警官冯艺的要求,公安局找他去问话的时候他要及时到场,并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就可以了。
 
  在同记者视频连线时,魏海章对记者笑称,也可能是自己外形因素,带副眼镜看着比较老实吧,也可能是自己的戏演得太好了。因此,在取保候审阶段他取得了洛阳警方的信任,并没有被关押,而成了洛阳警方指控黄犯罪的重要证人。
 
  魏海章说,自己从一开始被洛阳警方逮捕后,他就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现在与警方是互相挑毛病,看能不能找到警方有什么违法乱纪的行为。
 
  魏海章称,洛阳警方动用大量资源来调查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而魏海章他们是没有任何资源支撑的,仅依靠单个个体来进行调查。
 
  记者得到的资料显示,洛阳警方在调查EOS对冲基金做空希尔威案时,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警方是明着调查,而我们是在暗着调查,其难度可想而知。”魏海章说,“但别忘记我也干了这么多年的投资调查工作及分析工作。其实说白了与警方干的工作是一样的,也是从蛛丝马迹的线索中寻找真相。”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魏海章在取保候审阶段,被洛阳警方询问了四次,而每次询问警察都把问题聚焦在发恩德的矿石品位上。魏海章却告诉记者,每次他和警方的谈话都有录音和录像,警方并不知情。
 
  魏海章说:“其实在每次的录音和录像的过程中,自己都做好了随时被警方抓个现行而投进看守所的心理准备。”
 
  在洛阳警方对魏海章进行询问时,魏海章每次都会把手机放在身上,没事他就在玩手机,因此给警方造成一个假象就是他随时都在玩手机。魏海章说,在警察忙于写口供时,自己则用他的iPhone手机拍到了警察桌上有希尔威下属公司抬头的差旅费票据。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洛阳警方认为魏海章拍摄的票据系伪造。
 
  惊人的谈话
 
  2012年的5月8日下午,魏海章虽然正在接受调查,但仍为自由之身,他来到洛阳市公安局试图取回自己的护照,借口是他需要护照以注册特许金融分析师的考试。虽然他此次未能拿回护照,但是他在洛阳市公安局经侦第五大队办案警察冯艺的办公桌上拍摄到了一些视频。
 
  在警察把他一个人留在办公室的几分钟内,魏海章走到了警察的办公桌旁,视频拍摄下了办公桌上成堆的文件,包括一些出差发票,据他称,这些发票符合警察对EOS对冲基金的研究人员进行走访调查的行程。发票上显示的付款单位是希尔威控股比例为78%的中国子公司发恩德。
 
  记者得到的视频显示,在一张凌乱不堪的办公桌上,有很多票据。魏海章坚持认为,视频是自己在冯艺的办公室拍摄的,他发现了抬头为发恩德的费用报销单,其中,单飞机票费用就近3万元,其他费用若干。 魏海章提供的音视频材料中,一个人(魏海章称其为冯艺)对魏海章说,“黄不聪明,他才36岁,做的这事让人觉得不聪明。”
 
  音视频材料中,冯艺说,在国内黄的事情现在并不受同情,即使国内现行的《刑法》对他的行为没有具体规定,哪怕是并没有触犯到《刑法》,但只要这个行为是有弊端的,就会给你制定个《刑法》的司法解释,也能给你判刑。
 
  音视频材料中,冯艺对魏海章说道,若黄能像你一样,有一个好的态度,多来找公安机关谈谈这事,再跟卡恩斯说说这个情况,争取公安机关能够宽大处理,能够从轻处理你,看能不能给你遣送出国,或者就给你来个罪行轻微,原谅你的行为。而黄现在可傻了,给他讲一些道理,但他都听不进去。
 
  音视频材料中,冯艺继续对魏海章说,“黄和你(魏海章)的行为,我们认为你触犯了法律你就是触犯了。如果《刑法》中没有相关条款,上面就给出个司法解释再另外给你编一个罪名。或者你的行为在哪个罪名上没有这一款,我们就再给你加一个条款,你也就触犯了这个罪名。所以说黄并没有了解到中国这种法律的现实背景”。
 
  音视频材料中,冯艺说,“我们从北京见黄第一面,我对他一直很好,同吃同住。” 也就是在与警察同吃同住的这段时间里,黄在被洛阳警方批捕前曾向其他媒体称,他在洛阳接受调查期间,与当地的警方同住一个旅店,这些警员在结账时,会让服务员开具以发恩德公司为抬头的发票。黄被警方送往另外一个地方接受调查的时候,记下了接送他的轿车的车牌号。轿车车牌号和发动机号证据显示,该轿车登记人为希尔威旗下的发恩德。
 
  音视频材料中,冯艺对魏海章称,黄崑不理解中国,不知道中国的现实情况。本来这事是慢慢压着压着就会消化的,罪行轻微他就能离开了。但是现在也不行了,警方必须得处理了。 转为污点证人的魏海章自称自己伪装得很好。
 
  音视频资料中,冯艺对魏海章说,“你这边警方已经重点做了保护,我们也跟领导请示了,希望你能积极配合,然后你的立场不能变,你是中国人你的立场绝对不能变,因为你若改变立场将来会比黄判得更重,因为你是中国人,不牵扯驱逐出境的问题,你就直接在监狱服刑了,所以何去何从,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音视频材料中,冯艺对魏海章说,“黄若是被判七年以下是可以驱逐出境的,如果给你魏海章判个三五年,你就要在监内执行,这样你就有不良记录了。将来,下一代身份证你的芯片信息里都有记载,你哪一年几月几号在哪个监狱服刑的不良记录了。而你就算再能干,人家也会对你的品德品质的基础要求做一些参考,因为你连国家的利益都敢损害,谁还敢雇佣你啊。”
 
  音视频材料中,冯艺说,“可能你们以前做的这些企业或许是真的有问题,但是你们做的希尔威的问题被放大化了,而且一些领导也在支持严惩此事。因此,你们就得受处理。”
 
  针对魏海章拍摄的票据,以及音视频中的诸多言论的真实性,记者联系上侦办警官冯艺。第一次电话中,记者能听到冯艺不断在问谁的声音,在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电话挂断了。第二次电话时,记者说明了采访问题,冯艺表示不回答记者的问题,也不接受记者的采访。
 
  《证券市场周刊》得到的文件显示,希尔威做空案在洛阳立案后,洛阳市公安局就多次向相关部门进行了汇报。有批示称,该案事关国家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要深思熟虑,全力推进该案侦破,要把案件办成精品案件。
 
  秘密调查
 
  洛阳警方要办成精品案件的希尔威做空案,源于一桩分析师的秘密调查。
 
  2011年6月,美国Muddy Waters(浑水公司)针对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发布了调查报告。随后,加拿大安大略省证券委员会(OSC)开始对该公司进行调查。嘉汉林业被停牌,最终被摘牌退市。在此事件的背景下,当时国外的基金公司则对境外上市的中国概念股进行“围剿”,此时的希尔威公司也被EOS对冲基金展开了调查。
 
  资料显示,EOS对冲基金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注册在加拿大的并不知名的小型基金管理机构,成立之初,其主要精力集中在为小型和中型公司提供第一轮和第二轮融资服务。
 
  2006年,EOS对冲基金公司在中国香港成立了EOS亚太公司,用于收集做空目标公司的相关资料,EOS亚太公司在四川省成都市设立办事处,并任命黄为EOS亚太公司经理,魏海章等人为EOS亚太公司的雇员。
 
  2011年8月至9月间,黄崑在EOS对冲基金创始人卡恩斯的授意下,安排公司员工到位于河南省洛宁县下峪镇希尔威的子公司发恩德矿区,将相机秘密地绑在了矿区渡口的树上,连续二十多天使用特种照相器材秘密拍摄了发恩德的矿石运输情况。后来,有媒体记者去采访矿区的工作人员,问他们是否看到有相机拍摄,他们称完全不知道,如果知道,当时就会把相机破坏。
 
  与此同时,魏海章等人在发恩德的注册地洛阳市国土资源局,调取了《河南省洛宁县月亮沟铅锌银矿2010年资源储量动态检测报告》等国土资源局的官方文件,同时通过调查公司调查了发恩德的另一合伙人河南有色地质矿产有限公司2009年和2010年的财务报表。
 
  魏海章称,根据希尔威的报告显示,发恩德的矿石品位一直很高,银含量是407克/吨。但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们却注意到,希尔威自从2005年拿到河南的主要矿区后,希尔威每年都要请第三方独立机构来编写他们的《矿山储量报告》,且每年都是要提交证监会报备的。
 
  然而,从2005年开始到2011年,每年为希尔威公司写报告的两位专家和身份受到EOS对冲基金分析师的质疑。他们从相关渠道得知,这两位专家都是个人,而希尔威是在美国、加拿大两国上市的公司,有这么大储量的矿山,聘请的是两个专家去编制《矿山储量报告》,且两个专家在加拿大都没有自己的公司的执照,也没有自己的雇员。
 
  记者得到的资料显示,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们认为,这种报告编写的也太随意了,而这种报告却成了一个上市公司非常重要的第三方报告,这个报告也成为外界以及投资者对公司进行评估的重要报告。
 
  据魏海章称,当时去检测矿石并非蓄谋已久,但其中有一个目的就是这么多年,希尔威没有做过一个像样的第三方矿石检测,而希尔威公司的矿石品位到底是什么样?难道就凭两个长达三四年都没去过实地勘查的两个专家出具的报告为准吗?希尔威主要矿区的银含量真的有那么高吗?
 
  按照魏海章的说法, 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们此时才想到,干脆在拍照期间去矿山上捡些矿石进行检测。魏海章毫不掩饰检测矿石决策的经过,他告诉记者,若在报告中取笑希尔威这么大一个公司,三四年都没有做过一个专业的矿石检测报告,那就由EOS对冲基金来检测一下矿石品位。
 
  记者了解到,希尔威在河南的矿石生产区主要位于洛宁县的山与湖之间,将矿石装入卡车后,再由船将卡车运过湖面,最后运出矿区,进行进一步加工。
 
  2011年8月和9月间,EOS对冲基金的调查人员多次去沙沟矿进行考察。调查员在每一次探访中都搜集了一些从希尔威运矿石卡车上掉落的矿石做标本。
 
  EOS对冲基金的调查人员在洛宁下峪镇发恩德矿区秘密拍摄了磅房、轮渡拉矿车及拉矿车行驶等照片,又在矿区外的矿车运输途中捡到了矿石样本。调查人员随后按照黄崑的指示,在郑州购置新的手机号码,化名为“李兵”将矿石送到郑州河南金属地质检测总院进行检测,最终获得与发恩德实际矿石品级不符的矿石检测报告。
 
  矿石的产量、质量都存在问题,这对于一家矿石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四篇报告
 
  2011年8月29日,一匿名机构将一封关于希尔威情况质疑的匿名报告寄到SEC、加拿大BC省证监会和希尔威公司,声称希尔威“可能存在高达13亿美元的会计欺诈”。在收到匿名报告后,希尔威主动公开了这份报告,并于8小时后在官网发布了第一份回应。
 
  在这份长达近90页的回应报告里,希尔威提供了包括中国子公司的工商年检报告、银行对账单、纳税申报表等在内的多份文件。面对大跌的股价,希尔威成立了独立委员会,随后聘请第三方审计机构毕马威就报告所指责者逐一核查,这使得希尔威的股价一路回升,回到报告发布前的水平。
 
  记者获得的证据显示,匿名报告打乱了EOS对冲基金的部署,EOS对冲基金的做空伙伴催促其赶快发布自己的调查报告。随后,根据黄等人之前提供的发恩德矿区调查情况,卡恩斯亲自撰写了四篇文章,并分别于2011年9月13日、9月19日、9月21日、9月22日在Alfredlittle.com网站上进行发布。仅2011年9月13日在互联网上发布的报告,就致希尔威公司股票大跌,当日市值缩水2.3亿美元。
 
  EOS对冲基金的报告集中对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的客户、地质学家和产量,以及重要关联方进行了质疑。
 
  卡恩斯在报告中称,EOS对冲基金的调查人员,从河南省国土资源局获取的储量报告中关于希尔威河南主要矿区SGX(沙沟月亮沟矿区)中的地质方面信息,与希尔威自己发布的40-F报表和独立的第三方NI43-101报告中的数据有着极大的差距。从2008年以来没有独立的地质专家再实地考察过希尔威的SGX矿区。 卡恩斯的报告称,希尔威公司自从2005年以来,没有任何第三方的独立的矿石品位检测。因此,EOS对冲基金公司的调查人员,对SGX矿区进行了三次的矿石的搜集和检测,三次的银含量检测结果分别为每吨30克、 5克和275克。检测机构为河南有色金属勘察中心,此机构也是希尔威发布报告的官方检测机构,但同一机构检测的数据差距却是如此之大。
 
  希尔威独立的NI43-101技术报告的作者是地质学家Chris Broill(63岁)和Mel Klohn(68岁)。卡恩斯在报告中称,上述两位合伙经营的“BK勘探事务所”是一个两人咨询公司。两个地质专家,没有公司执照,没有雇员,不会讲中文,自2008年以来再也没去过矿区,撰写每年的独立第三方地质报告的数据,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希尔威的提供。
 
  卡恩斯在报告中称,根据对希尔威河南公司20天监控录像记录显示,每天从各矿区运往选厂的矿石平均为44车,比预计的卡车数量少了34.3%。因此,按每车最大载重量30吨计算,比其公布的产量少了约43%。卡恩斯的报告中是以每车载重量为30吨的运矿石卡车数量进行统计,而希尔威最后公布的当月运货单上却显示,所有的车辆基本上载重量也是在45吨左右,比卡恩斯给出的数据每车多了15吨。也就是说,希尔威当月运输矿石的车辆,每车都是在超载15吨的情况下运输的。
 
  卡恩斯撰写的报告还对希尔威2010年占其销售额98%的两个大客户提出了质疑,称其管理层隐瞒了希尔威最大的客户是其关联方。这两大客户是:洛阳永宁金铅冶炼有限公司(下称“洛阳永宁”)和济源市中色矿业有限公司(下称“济源中色”)。
 
  希尔威曾在自己的网站上上传了发恩德2010年完整客户清单。但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意外发现希尔威最大的客户是洛阳永宁。而希尔威在以前年度的40-F报告中披露发恩德持有洛阳永宁15%的股份。但是,希尔威在2011年的40-F报告中隐瞒了洛阳永宁是公司的大客户,并且根据中国的会计准则是公司的关联方。
 
  根据希尔威此前的报告,发恩德2010年对洛阳永宁的销售收入是28182.38万元,占发恩德公司当年96481.23万元总销售收入的29.9%。而当时洛阳永宁还没有开始试生产,并且在开始试生产的一年内,洛阳永宁正忙于从香港进行融资。
 
  另一个大客户济源中色的工商资料显示,其注册时间是2009年9月9日,注册资本金是50万元,但发恩德对这家公司在2010年销售收入就达到了6279万元,占发恩德全年销售额的6.5%。与洛阳永宁的销售额加在一起,则达到了发恩德全部销售额的35.7%。
 
  据魏海章称,当地工商管理部门曾对律师说了一句题外话,称这纯粹是一家壳公司。2011年9月,希尔威被质疑后,10月,业绩如此之好的济源中色却被注销了。而希尔威在后来的澄清报告中,只是提了一下济源中色不是关联公司,并未做任何详细的解释。
 
  卡恩斯的报告中称,希尔威的关联公司安徽扬子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安徽扬子”)注册资本只有400万美元,并且其中的大部分资金是在该公司被希尔威公司以6000万美元收购前的半年内才到账的。
 
  魏海章告诉记者,整个华尔街都明白安徽扬子公司的所有人其实就是希尔威董事长冯锐的亲属,而希尔威方面回应宣称虽然是关联交易,但是这是经过其董事会批准的。魏海章说,希尔威收购这家公司的时候宣称这是个非常好的交易,马上可以为股东获取收益,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卡恩斯在随后的报道中称,根据EOS对冲基金调查人员,从发恩德的另一股东河南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有限公司获取的真实财务报表看,希尔威方面涉嫌在净利润方面夸大了5倍。
 
  卡恩斯在撰写的报告中称,EOS对冲基金的分析师们努力去陈述事实的真相,而尽量少的去做解释。卡恩斯还特意在报告中强调,报告的编写人就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他们感受到了来自公司的威胁,所以他们需要保护其隐私,而我们只是想找到事实的真相。
 
  就在卡恩斯发布第二篇报告的9月19日,希尔威董事长冯锐发表了措辞严厉的公开信,信中写道,“我们已经采取了一切可能的合理措施,来应对这个由恶意做空者通过捏造事实意图操纵股票的阴谋,我们提供了相关的数据和事实。我们的账册经过了完善的审计,我们的资源储量获得了独立的合格人士的证实,并且我们的所有交易都进行了充分的披露。指控完全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上一篇:对冲基金大鳄SAC因内幕交易被罚18亿美元
下一篇:CFTC持仓波动明显 对冲基金大幅削减净多

分享到: 收藏